您好,欢迎光临《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投稿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 文章详细内容
编者按: 他是一位能说会道还能写的创业者。创业之前,曾经活得像个文青,可以喝酒吃肉走江湖,亦能吟诗作赋酌清茶。本期让我们摒弃那些采访套路,让他直接与读者面对面,以独白的方式娓娓道来一名创业者的成长、抉择、坚持和梦想。 这次,或许你能看到更真实的创业者——汪志平。

一名创业者的自白
《中国社会保障》2017年第11期    作者:汪志平

我,汪志平,一名85后创业者。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和睦简单的家庭关系和行为世范的家庭教育,使得正直、诚实、宽容等这些传统优良品格如同血液般浸润着我的成长,在大人眼中,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孩子。

好孩子打小便有个好习惯——练字。当我沉浸在笔墨之中,即使边上有人大声叫我我也是听不见的。这一点算是为我日后投入创业埋下性格的伏笔。5岁时,父亲从海边带回一批贝壳哨子,让我上街售卖,5岁的孩子沿街吆喝,从完全懵圈到一点点开窍再到小有心得——运用买一个3毛钱,买两个5毛钱的小小销售技巧,1个月下来卖掉了200个哨子。商业的种子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由父亲亲手种下的。

创业,我的职业规划关键词

这粒种子在我大学期间野蛮生长”——校内,我积极加入学生会并当选学生会主席,自创文学社又拉到不少赞助;校外,我干了许多能赚钱的行当——从做家教到做家教中介,从帮人印名片到组织学生去苏宁电器和数码城做促销员;当意识到Mp3即将风靡校园,我成功申请了魅族Mp3的校园代理权,利用自己学生会的校园关系网络顺利发展出不少销售下线。诸多历练之下,除了掌握了一些实用的销售技巧,更大的收获是,因为这些商业活动,我交到许多朋友,能很快和别人打成一片并成为意见领袖,这也成为在我日后创业中的助力之一。

从迈出大学校园的那一刻开始,创业一直是我职业规划中的关键词。刚毕业那会也有过直接创业的冲动,偶尔萌发的创意经常会折磨得我睡不着觉:做个旅游主题连锁超市,不错——专门针对出差、短期旅行人士售卖具有当地特色的日常护理用品小包装,比如37天套装等,里面放上出门容易遗漏的物品,伞、充电器之类的。或者建VR(虚拟现实)城堡?参照迪斯尼的运营模式,不过城堡里提供的是一些类似天文望远镜的仪器,每台仪器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在这个城堡里体验者可以游遍全球……当然,现在的VR技术有了质的发展,实现起来并不难,不过时间若是推移到十几年前,其中一些想法还是挺超前的,让我确信,对于创业,我不乏想象力和创造力,只是,对于当时一个没钱没经验没技术的穷学生而言,美好的创业理想主义只能后会有期,在此之前,我得面对现实——我需要一个圈子和必要的历练。

毕业后,我进入一家从事医疗行业的民营工作,工作中我很较真,入职培训中,即使拧颗螺丝我也铆足了力气要比别人快,半夜想起PPT的标点不对,也能立马从床上蹦起来改好了再睡。这家民企规模虽然不小,但管理有些落后,由于工作流程和管理细则不健全,很多份外的闲杂之事落在了我头上,我对此并无怨言,每天情绪饱满,忙着应对。因为我相信,所有的付出都不会白费。但第一份工作的平台仅限于此,3年后,我毫不犹豫离开了。之后跳槽到一家做工业仪器的外企,那里完善的管理体系、宽广的视野和职业化的培训让我一时受益良多。但它自己的问题也日益显现——派系斗争、流程僵化,为了平衡各方利益而和稀泥等等。久而久之,一个所谓的外企坑就形成了——不论你多努力,做出多少贡献,个人的价值实际上是被企业固化的。那些能力出众的同事和在其他外企的朋友,以他们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成就一番事业,却耗在外企里被温水煮青蛙,看似风光,实际消耗了自己最好的年华。等到年纪较大想离开自己做点事时,才发现很多资源是被锁定在公司平台上的,离开了公司平台很多事自己根本做不成,此时,那一腔热血就烟消云散了。

很快,我触摸到自己在外企的职业天花板——销售总监,它并非我的目标,我无法接受这种相对安稳的、一成不变的生活。明明应该未知的未来,变成已知,想想都觉得太可怕了。

那些幻灭的创业念头

创业,于我而言只是迟早的事情,是时间和机遇的选择。从外企辞职以后,我整理手里的资源,注册了一家贸易公司。贸易公司走的是关系模式,要么靠上游要么靠下游,所以最靠谱也最不靠谱,风险姑且不提,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己的核心产品,做项目挣钱,犹如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继续做,活得舒坦自是没有问题,但终究不是我的理想主义,革命尚未成功,时不我待,我不愿在舒适区待哪怕长一点的时间。

2015年,站在人生30岁的十字路口,我感觉并不美好——心里明明装着一个20岁的年轻人,有着仗剑走天涯的意气风发,不知该如何实现它,岁月的紧迫感就随之而来。有敦厚成熟的长者规劝我:30岁的人应该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在哪里,不逾矩。我承认,这句话没错,但在能做与不能做两条线之间,往往存在一个模糊区域,不做也罢,试试没准OK——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最终做成,这要看运气,也是个人选择。我选择试试。

各种创业的念头依旧在脑海里奔腾:偶然的机会在周庄旅行,看到有商户卖明信片,上面加载有二维码,收到明信片的人扫二维码便能听到朋友在当地寄明信片时的录音和祝福,有新意;我还萌发了一个在线个性化定制旅游的创意,有些出差的朋友在外办完事情剩下两三天时间想在周边转转。既不愿报当地的团,也不想花时间筛选网上繁杂的攻略,如果有一款APP,把最想去的景点、最想吃的美食作为关键词,输入到搜索界面,后台会根据交通状况、天气、时间等因素,计算出一条最优的定制化线路,岂不很好。为此我专门找到懂技术的朋友咨询,但结果并不美好:一旦关键词数量增多,后台算法相当复杂,仅研发这块就是个无底洞,而且旅游行业资源为零的我,做成这件事——很难。后来一个光谱检测的项目,也在技术条件未成熟的状况下偃旗息鼓。

我的30岁就在这种拨乱反正中马不停蹄,一路向前。几番折腾后,我明白一个道理:不熟悉的行业,即使想法再好,过后也经得住时间的验证,但这件事你还是做不成,谁能做成呢?有资金、有资源、有行业积累的人。跨界成功的不是没有,但概率极低。网上曾经有人调侃:如果当年我去做阿里巴巴,可能就没有马云了。这真的只是调侃,其实他去做了,也绝无可能做成。

回归现实,我将目光投向在自己驾轻就熟的工业设计领域,也许它不是我最终想做的,但至少是个必经的阶段。

生命不息创业不止

最终,我锁定开发真火模拟训练系统这款产品,并成立了弗瑞尔(英文真火的中文谐音)科技有限公司。真火模拟训练系统在国外发展已有几十年,设立了相应的专业标准,在我国这一块相对处于空白,市场潜力巨大。而且一直以来,消防队员日常训练以体能训练为主,缺少必要的实景训练,这也成为近年来一些年轻消防队员牺牲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想要研发的这套系统参照国外标准,采用工业控制和现代网络技术,能真实地模拟各种火情,包括大小、方向不同的火焰类型,浓烟、高温、错综复杂的通道等等,主要用于消防训练,使受训人员熟悉各种类型火灾的特点和灭火方法,避免真实火灾中的茫然无措和战术失控,实现安全、真实、全面、有效的消防培训。在弗瑞尔的愿景里,我们不仅想做出最好的产品提供给国内用户,也有责任参与和引领国内相关标准的制定,制作专业的培训课程,提高消防队员的实战经验和水平,达到甚至超过国际水准。

眼下,互联网创业风头正劲,弗瑞尔身处传统行业,自然不那么受待见。当我决定做真火模拟训练系统的那一刻,能分享想法的人并不多,因为大都不懂,即使向对方口若悬河一番,得到口头上赞同,心里也是将信将疑。朋友圈里,我勉强找到一位有行业背景的人,他直接予以否定——针对的市场小众且不成熟。当然,这些质疑不会影响我的判断和选择,如同小时候练字的时候听不见身边有人在叫我。我索性直接找来几名熟悉技术的朋友,他们表示技术上可以实现。那就开始干!我拿出自己大部分积蓄购买测试、实验用的设备,投入系统研发。

与此同时,我也在思考寻找合伙人。往往人和才是成事的先决条件,创业中合伙人彼此心意一致,才能走得长久。我有过3个人开公司平分股份最后导致不欢而散的惨痛经历,在股权分配上,我从一开始便有了规避风险的计划——对于弗瑞尔,我将拥有绝对的控股和管理权。

说服人的工作并不好做,我看上的合适人选在职场上都发展得不错,机会成本很高——一是我付不起那么高的工资,二是他们不了解这个行业,在产品尚未研发出来的情况下,如何让他们相信这个选择值得?我只能卖人品:你们不是投资这个项目,而是投资我人生的5%,不值得吗?庆幸的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和支持,他们买单了。他们中有些自降一半薪酬来我这里,当然我也以白菜价给了他们部分股份,这叫幸福的预期。

201610月产品面世之后,我们陆续跟踪了不少项目,一度接近成功,可每次因为技术或商务上的原因,功亏一篑。由于项目周期较长,行业积累和员工经验有限,公司经历了漫长的烧钱期,面临极大考验,包括资金的压力、员工的士气、周边的质疑等等。最大的压力并不是来自于资金,而是机遇压力,因为首个项目的时间进度影响之后一连串的规划成为我最大的担心。迫切的心情之下,我差点剑走偏锋:要不要冲低价去抢别人的订单?但是被遏制住了。我的秉性不允许公司陷入这样的恶性竞争中:首先,我们定位要做高品质高水准的产品,如果第一单就留下这样的口碑,对品牌形象影响太大;其次,这样做不善意,也不好善后;最重要的是,一家具备长期价值的公司,应该将精力专注在做正确的事情上,而不是这些旁门左道。果然,天遂正道,20178月,我们签下了第一单——长春一汽。

我和公司最艰难的时刻过去了,我明白了一件事,坚持真的很重要。你做事情,别人在观察你,做三天,别人听过可能就忘了,做三个月,别人会说:哦,你在做这个啊。做半年,别人会说:这哥们到底做啥呢?做一年,别人会绷不住打电话问问你:你到底做什么呢?做两年三年,别人会时不时打个电话:我认识了一个和你生意相关的,要不要见见?时间能证明你一直在做的是件靠谱的事情。我两年的坚持影响到越来越多的人,很多朋友由不关注变成关注,由路人甲变成粉丝,由你找他帮忙他都不上心到他会主动帮你。

我有一句座右铭:只要是一把火,就要烧干净。我看好的事情,不耗尽最后一颗子弹绝不甘心。在可预见的时间内,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当到达预期,满足感一闪而过,非常短暂,很快我又会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且每一次都觉得这只是个开始。

现在都流行说小目标,我每天都有小目标,公司每迈出的实实在在的一步都是由日积月累的小目标组成。在公司,我不负责具体的规划,我更像是掌舵的船长,我很清楚我和我的团队要去到哪里,奋斗的愿景图一直挂在我的脑海里:3年时间内将现有的产品做到行业No.1,争取占到15%—20%的市场份额,同时完善一下我们的产品线;逐步创新、积累技术,提高企业竞争力;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人才梯队。再长远一点,我们一定要在这款产品逐渐饱和之前,进入到一个市场规模更大,技术门槛更高的市场。作为年轻人,我们也有改变世界的责任心,不过立足于我们还属于初创公司的现状,目前主要还是踏踏实实把产品、市场做好。公司从我一个人到现在,包括即将入职的员工有10个人了,明年将扩充到15—20人。让团队的兄弟姐妹们实现大的小的财务自由,这也许有点俗气,但至少这是我们奋斗的一部分意义。十年之志,始于当下。■ 

转载本文请注明“转载自《中国社会保障》杂志官方网站 www.zgshbz.com.cn”

网络编辑:李量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885号 京ICP备11018484号 中国社会保障杂志社版权所有